九号玩家

我和亲爱的O先生自我意识都太强,只是我敢于承认而已。

【日常狂草缪斯女神】《自己的王国》








夜晚我做了一个梦。




我也没梦到高考,没梦到高三,没有梦到那些支离破碎努力的记忆,我只梦到墙,压抑着足弓都难以伸展只能缩成扭曲的形状的墙,灰色的,没有温度,却带有一定的目的性,带着一种无法言说只能凭直觉性揣测出的一种恶趣味,好似在做一种实验,实验品是我,小白鼠是我,即将注射进我的身体的危险的药剂是这个世界的所有,我周围的没有温度的墙。


我醒来,大概是凌晨,我首先注意到空调继续在我调到最低温度不知几天后还在顽强运行


懦弱,寂寞,恐惧,孤独,仍在房间里,


欢笑与眼泪,梦想与激情,审美与品位,依然在这个星球里。


我依旧在这个星球里,


我依旧在自己的房间里。


这个世界的铁壁无限地延展开来,成为一个温馨的牢狱,广袤的地标塑造起一栋又一栋设计感极强的摩登建筑。我依旧在墙壁里。


想到这里的我于是缩进被子,用自己身躯和力量撑起一个小小的空间,就像小时候畏惧黑暗的躲避黑暗中潜伏的鬼怪一样,在被子里撑起了一个小小的帐篷,我在里面,好像躲进了一个小小的王国里一样。我躲进了一个属于我这个独立个体,一切遵从我的意愿的乌托邦,我知道这里一切的热感来自于我的躯体的温度和我的大脑最基本的感知。这个世界存在即因我的思维,它的意义全然来自于我任性的渴求,一切短暂的静默只属于这个因我的存在的王国里。


然后我想起明天的待办事项,然后我想起了自己的现在,所以我蹬开被子,下了床,在我凌乱的床头柜上摸索黑暗中的电子钟,




你看,我就这么容易毁了一座国家。



《天堂玫瑰》雷艾旅行日记【6/19】








狂草没来得及修改……随便看看吧,自我感觉并不良好

预警:BE文,全是玻璃渣,是雷带上艾玛的梦想同艾玛的灵魂独自旅行的文。

应该是对自己最不满意的一篇了,随便看看吧

《天堂玫瑰》



Je dors sur des roses


我沉睡在玫瑰之上


Qui signent ma croix


它们为我画十祈祷


la douleur s'impose


痛苦太过真实


Mais je n'ose pas Manquer de toi


以至于我不敢触碰,与你无关的事情。


Les souvenirs sombrent


那些回忆开始下沉


M'assassinent


它们将我谋杀,我思念。


Dans mes nuits Dans la pluie Dans les rires


在夜里,在雨中,在快乐里。


Dans le pire De ma vie


在最糟糕的,糟糕的,我的生活里








2201年,一月一日。天气晴,希腊扎金索斯南岛。




   早上,我给缪西卡浇了水,自从她死后,你说让这朵花代她活着,上周缪西卡终于开花了,你猜猜它是什么。




是朵玫瑰




这是我到希腊的第三个月十七天,前段时间芭芭拉的猫把缪西卡撞到了地上,艾玛,谬西卡的梵文花瓶碎了,我回家时缪西卡在碎地上奄奄一息,我慌忙把他捧起来,重新换了土,那天我彻夜未眠,一整晚都看着它,它很虚弱。






 而出乎意料地,四天后,缪西卡又活过来了,它很坚强,像你一样。今天早上给它浇了水,我每天下意识地会关锁好窗沿。




你 为什么离开了




阁楼的书房,地上凌乱地放着垫子,好像你还会回来继续看书一样。楼下厨房,你还没有放进烤箱里的意式饺子,你的每件衣服上还有你熟悉的气味,生活中的有关于你的一切一切,都在暗示着我,你只是出了门,你会回来。


   


而你没有。




   你看过的,看了一半,没来得及打开的的书,都还在,你挂在我的椅子上的外套,上面还有你的香味,你吃了一半的饼干,我帮你封好了,放在柜子里。你在我的桌前放下的玫瑰,我制成了干花,天天放着。你的香水,你坐过的沙发,用过的餐具,残留着你的唇印的茶杯,我的衣襟,我的床被上留下的你的气味 ,




都还在。




   而艾玛,你呢?为什么这些都还在,而你却不在了?我不明白。




    窗外响起了小提琴声,在断断续续地演奏莫扎特玫瑰曲,我披上了大衣,出门散步。




   你的离开,无尽的痛苦和孤单,我不敢回忆,不敢接触任何关于你的一切,他们让我痛苦,然而回忆会在某个瞬间趁虚而入,我陷入这梦幻的梦境中,体会现实的残酷。




   我一次又一次地看《小王子》。




   我的躯体太过沉重,以至于我离开的时候不能带着走。




   小王子,独自一人的小王子,生活在灰暗的星球上,起床,铲去猴面包树,吃早饭,生活地黑白分明,承载着致死的悲伤。我欣慰他的生活中唯一的色彩日落,而他最喜爱的日落,竟然也象征着悲伤。




真是一段令人诅咒的人生啊,艾玛




就这样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似乎生活就会这样平静下去,直到星球毁灭。








 有一天,一朵玫瑰出现了,








艾玛,你让我第一次看到了色彩,我第一次闻到了玫瑰的芬芳,唯一的,只有一朵。




你就是这样的玫瑰,如此坚强,又如此易碎。




   




我的玫瑰,我亲爱的艾玛










我的星球上的唯一一株玫瑰,我甘愿跪下为你遮挡寒风,我也愿在黑夜中拥抱你驱走那些无谓的野兽,那些噩梦。我愿为你赴汤蹈火,我愿爱你,以永恒为誓言。






你离开后,我的世界中,便再无玫瑰一物。






   你离开后,人们依然唤我为雷,残喘苟活的鬼贵族仍耐心又可笑地开始与人类新一轮周旋,我依然平淡而又麻木地继续每天的工作,每天穿着那身黑色风衣,子弹日复一日毫无变化地穿透一个个鬼的晶状体,人类的胜利已经势在必得,他们的生活还在继续,而我的心,和你一起卖进了地下。




   计划后续结束,我放下了一切,带上余生,和你的一切,来到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守护你的梦想。




来到扎金索斯,前段时间我常常无法入睡,我在黑暗中,在枕边推测你的容貌,你的项链,我绕在手腕上变成手链,时时刻刻带着,闪着光。




   上个月夜里,扎金索斯下了一场暴雨,难得的雷电和响声,交织在整个夜晚,我在睡梦中,听见了你的声音,艾玛,我听见你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雷,我好害怕。




   我睁开眼睛,几乎是心跳暂停了一般,在不断下坠的雨声中,我真真切切地看见你沾着泪的眼睛,如此清晰,它们紧闭着,你的眉微锁,你柔软的头发淡淡地橘色,你修长有力的手,你就这样突兀又安静地靠在我的怀里,没有距离,我感觉得到你的呼吸声,还有,炽热,鲜活的心跳。




   雷…我好冷…好冷




   你的眼泪划过你的脸庞




   下一秒,我紧紧把你拥入怀中,




   不要哭,我在这里,艾玛,我的姑娘,不要哭。




   再下一瞬间,一道灿烂的闪电划过,把屋子里照亮成白昼,一声巨响,我的心猛的一颤,冰冷的液体掉落在我的手背。






   我再睁开眼睛时,我的身边已空无一人,








   我深深地呼吸着,呼吸有些颤抖,我低下头吻住了我手腕上你的项链。冰凉的眼泪从我的脸上落下。




   




   神啊,我亲爱的主,让我们在这生与死的夹缝之间,用梦境相拥。我想紧紧抱住你,艾玛,我想抱紧你的双臂久一点,再久一点,不要哭,艾玛,不要哭。所有的孤独和眼泪,我一个人来献祭。






      你在日记中写道,人生不应该有任何一段空白。如果人死了,活下去的人,要拼命地爱下去。






  也许你只是轻描于纸上的一句话,成了我活下去最本质也最悲哀的原因。






   安娜也来到了希腊,说实话,我很意外,抛弃了一切的我,让一个女生,穿越地中海,来到扎金索斯,这个人烟稀少的地方。






   我想,她也许是真的喜欢我。






   她到我家,送来了她做的午饭,安娜的金发一如既往地长如瀑布,她穿着青绿色的长裙,金色的卷发,看起来像一个邻居家的女学生。






   她说,我瘦了,我淡淡地笑了笑,她同以前一样和我喝了茶,谈了谈希腊,她的眼睛在阳光下闪烁,而我只感到可惜,那双蓝色的不是我爱的森林的颜色。




   这几个月她常常来看望我,有时会帮我照顾花园,她心里明白一些事,不说,但也从不挪动你留下的东西。




有一天,她又如同往常一样吃完点心和我告别,她告别后的几分钟,天下起了大雨,我快步走进了雨中追上了她,我把伞递给她,雨淋湿了我的头发,这时安娜有些错愕地接过了伞,她低头,也许她哭了,但我分不清她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泪水,我明白,她同我一样,舍弃了过去的一切来到了希腊,她同样承受了太多,




      但她丢下过去,是为了未来,我来到这里,是放弃了未来,只愿留在过去。




   安娜又哭又笑地,眼神却无比认真地看着我,




      雷,她说,我抬头




      你还是走不出去吗?她看着我,我不语




      人是不能活在过去的,雷。她伸手擦去我额前的雨水。我沉默




      明天我要去坐船去雅典,我想去看看我的祖先的世界,她们说我的母系足家族树源于雅典。安娜低头擦了擦眼睛。




      雷,你要去吗,和我一起?她过了很久,终于再次开口。




我站在雨中沉默,我们都沉默着,久久,只听得见不断下坠着的雨声。






“多久回来?”我突兀地问,看着她的眼睛






也许后天,也许下一个月,也许永远不。






她笑了,退后了一步,撑开了我的伞,然后她上前,在我手中放了一个防水的牛皮信封。里面是去雅典的船票。






安娜微笑着,同时无声地哭着,撑着黑伞。站在我的面前,在她的后面,太阳好像正要从云中出来,真像是日出一般,我有这样一个感觉。






人生不应该有任何一段空白。如果人死了,活下去的人,要拼命地爱下去。








   我久久地看着那封牛皮纸信封,站在雨中,久久地看着那封信。








   第二天,我拿起了一个背包,我打开门,看表,现在是早上6点02分,距离去雅典的船次还有38分钟。






   我乘上公交车,看着路旁不断向后倒退的风景,如同看像我的人生一样,不断回放,回放,究竟是在向前,还是向后,还是停滞不前?






   我下了车,在我的面前不是人群密集的码头,风从对面的山坡上吹了过来,带着野草的气味,鸟鸣声,






   只有我,站在这里,再次回到你的墓园,手持一束白玫瑰,身穿你最喜欢的茶色大衣。






   我单膝跪下来,我吻你冰凉的墓碑文,低声说道我来晚了。






   我为你换上新鲜的,真正盛放的白玫瑰,整理你墓地上的落叶,每一次,都无比温柔,好似在抚摸你的脸颊。






   我靠在你的墓碑旁,隔着一丈冰凉的泥土,感受你早已逝去的心跳,如此鲜活。






   艾玛,我的嘴唇勾起,幸福地微笑。艾玛,我轻轻呢喃。语气同你生前,我唤你名字事一样温柔。






    很抱歉,安娜。你终究还是不懂我啊






   人不会活在过去,是的,我在过去死了,同艾玛的躯体,一同葬于地下了。






   我吻冰冷的墓碑铭,闭上眼睛对它说话,微笑着,阳光灿烂地笼罩着,我好似幸福的恋人。






在这颗小小的星球上,我打开书,靠在沉默不语的墓碑上  我快乐地大声念出书上的故事,将那些美丽的词句,那些充满希望的语言,送给我永远沉睡的花儿。我可爱的艾玛。那张牛皮纸信封,早就漂浮在地中海的某处去了。我已经清楚了,我明白了,我这一生,这一世,下一世。








   我再也不会爱上第二多玫瑰了。






   

《荒诞喜剧电影》我的灵感来源,希腊扎金索斯沉船湾

【雷艾旅行日记 6/16】———-《荒诞喜剧电影》岛雷艾

死线选手在线追求刺激千万不要模仿除非你想把刺激贯彻到底就不要千万不要模仿高危deadline操作来享受很爽很开心死线有独特的快乐(不!)

——btw建议这篇文搭配打雷姐对Doin time食用 ——(我想说打雷姐是我的缪斯呜呜拯救灵感狂缺的我)

《荒诞喜剧电影》

       愿意明天就出发,与我同行一场荒诞的塞尔维亚之旅吗,我亲爱的姑娘?


  好,我说,然后我吻他的唇


  电影开头是扎金索斯,入镜的是耀眼的阳光


   故事线索是希腊扎金索斯沉船湾的白色石头,


  那块石头从扎金索斯沉船湾背井离乡,然后从月台扔向开往塞尔维亚火车车窗中,火车立刻呼啸而过,如剑般的时间,消失不见


  然后我在黑夜中寻找他,


  雷不见了,我找不到他了,我找不到他了


  倾盆大雨,凌晨雅典市中心,霓虹灯,酒吧,最后我凭直觉到了月台


  雨从空中落下,打湿黑发,那冰冷的液体顺着脸颊,从下颚流下,眼角,衣领,黑色发丝被浸湿。我看见他手中拿着白石头


  艾玛,他奇迹般地出现在凌晨的街头,轻唤我的名字,我红色礼裙,一把洋伞在手,我扔掉伞,任雨水打湿我的发丝,混合我夺眶而出的眼泪,我几乎是掐住了他湿透了的衬衫,雷,我喊他的名字,还没有等他说完的话就狠狠地吻住了他。那是我们的第一个吻,我们在雨中拥吻。


  我,找到你,紧握你,珍惜你,直到永生永世,我记下这些零碎的记忆,当作自己给未来留下的痕迹,我会爱你,用我的余生,连同所有蓝色的回忆直到到我死去。

  


                                               摘自—-《艾玛日记》

   

   

   冬季对于希腊来说是海滨旅行市场的淡季,为什么不去呢?艾玛说,躺在雷的腿上看着一本国家地理杂志,雷纤长的指节翻过自己的书页一页,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勾起唇,像摸一只猫的头一样慢慢抚摸艾玛金橘色的卷发。


  “怎么,拖沓一个月旅行在一分钟前终于决定好了?”他顺手拿过面前的红茶抿了一口。


  旅行总是要好好计划一下嘛…艾玛嘟囔着,把杂志盖在头上。更何况…艾玛没说下去,雷挑眉,继续翻书。


  下一秒,艾玛碧绿的的眼睛突然从杂志黑白的封面下方显露出来,直直地由下而上盯着雷的眼睛,雷喝红茶的动作不禁慢了一拍。


  然后艾玛伸手够住雷温热的脖颈,雷瞳孔收缩了一下,她直起身来坐在雷的腿上,雷闻地到她身上淡淡到香味霎时将他包围,艾玛从雷手中轻而易举地拿走了红茶杯,她朱红的唇亲吻雷刚刚喝过的杯沿,瓷白无暇的英式茶具上,印上朱红的唇印。有一种突兀的美,像是雪地里的玫瑰花,又像此时此刻某人有些言不由衷的脸红。


   顺便一提,自从雷选手成功告白艾玛结束了他们十多年来青梅竹马暧昧关系确定了一场新的交往方式距离今天不过一个月的时间。

   

   然后这场旅行像是一场电影一样开始,为什么艾玛要在日记中用电影来继续呢?电影嘛,用画面和声音来叙述一个故事,故事自然有起因经过结果。有起因经过结果自然存在故事中的矛盾。


   矛盾如何开始?又如何结束?似乎都是因为一块有着命运魔力的石头。是扎金索斯的秘密吗?艾玛是这么想的,有始有终,就像故事剧情中一块石头回到了它属于的地方,她回到了他温热的臂弯。

   

  艾玛穿着拖鞋,在凌晨的雅典街头不断小跑,不时看见几个醉醺醺的希腊青年冲她吹着口哨,这时艾玛才反应过来自己还穿着那身修身的红色短款礼裙,她皱眉,希腊冬季夜晚的冷风吹过她裸露的双肩,有不怀好意的当地男人跟了上来,她快跑着在明亮的地方躲过,


   雷,她心里念着一个名字,


   雷,


   她仍然穿着从酒店拿出来的拖鞋在雅典街头不断寻找,“冷锋席卷塞尔维亚一小时前开始连续性暴雨…”播报员从酒吧广播中念着不标准的英文,若是雷在,估计又要受他的吐槽。


   可是雷,你在哪?你为什么消失不见?你在哪?艾玛找不到他,她拿起手机电话,手机电量显示只有百分之七,艾玛暗暗骂了一声,像看抽奖结果一样看自己的通讯录,31个拨打对方未接听,艾玛忍着心中的苦涩,她坚定地皱眉,再次拨打电话,心中不断地祈求着神让雷安然无恙回到她身边的句子,


   一分钟后,电话的机械女声再次掐灭了她心中的点点希望,手机终于由于体力不支失去了功能,然后戏剧性的一声响声,漂泊大雨从万尺高空坠落而下,艾玛站在雨中,一霎时被冰凉的雨水包围,她立刻打了个喷嚏。


   哈哈,我去你的…



   艾玛眼神看着前方喃喃道,突然意识到这是自己第一次咒骂上帝。


   就在早上,艾玛和雷乘当地人的小艇前往峡湾,三十分钟过去后,当小艇贴着过连绵的悬崖弯曲方向绕过最后一个峡湾时,梦幻般的沉船湾出现在了雷和艾玛的视角里,首先是一望无际的海平面,沉船湾是一片连绵的悬崖绝壁间一处突兀的凹陷,垂直地看下去看得到独特矿物质作用下,奶蓝,宝蓝,还有天空蓝交织在一起的浅海,似乎是某位文艺复兴时期画家倒翻的油画盘,梦幻地好似不应存在于世界一样,安安静静的,一个半没于沙中的沉船默默地卧在洁白如面粉的沙滩上,等待着你的到来,有一种莫名的,未知的感动。


   黑的长满铁锈的沉船静静地等候着,在那片连接着垂直悬崖壁面的洁白海滩上,空无一人。




   希腊扎金索斯沉船湾带走的石头,有个传说,那就是一旦这块石头被一个人带走,那么终有一日这个石头会被这个人带回这峡湾来。




   而由于特殊的地形,小艇只能停在离岸不远的深水区处,游泳至岸是唯一的真正到达沉船湾的方式。


   首先是艾玛不顾船夫的劝告,然后是还没等雷反应过来就一跃进海水中,冬季的扎金索斯本也只有十二度,没有泳衣,没有浴巾,连可更换的衣物都没有,雷一时感到恼火,看见艾玛的身影像鱼一样在冰水中游到前方,雷把外套脱下,虽有充足的阳光,但海风冰冷,他裸露的锁骨接触到冷空气后不免打了个寒战,真是个乱来的笨蛋,雷皱眉,没有对自己身体作出正确的准备和评估,在冷海水中极有可能出现抽筋溺水甚至休克的危险,雷一撑船沿也进入海水中。


   然后艾玛记得自己看着一身湿透的雷从浅海走过来时她笑出眼泪的感觉,就在她笑个不停的时候,雷突然用力不小地把她拉过去,喂你精神三岁吗疯了吗艾玛,雷虽然这样说,却在微笑。她摆摆手说没事,站立在这个只属于他们彼此小小小岛上,隔着在阳光下闪烁的海水的触感,触摸彼此指尖律动的心跳。她看到船夫无可置信地拿出手机拍照,那表情让她明白他们是这位四十多岁船夫职业生涯第一对冬季游到沉船湾的情侣。那时的快乐,真的美好地无可比拟。


  那时的艾玛想着,她转过头看向雷的眼睛,绿色对绿色。


   呐,雷。她说


  吉尔达说有人会在和爱人拥抱的时候吃荔枝糖,这样在未来每次吃荔枝的时候就会想起彼此,那是不是站在这里看着你一会,未来我所有和蓝色的记忆将与你有关?



   艾玛想到这里笑了,面前是亮起路灯的雅典大街。她从包中取出本是今天拍照用的洋伞,她撑开,站在这一片大雨中继续前行,在凌晨雅典的无眠夜晚。就算彻夜不眠夜好,就算在这黑洞洞的大街走一晚上也好,她也要出去,去找到雷。


   说来争吵还真是第一次。


   一切都发生地太快,明明和这些美好的事物一切都是那么地不相关,悲伤还有琢磨不透的沉默,无谓的质问还有艾玛在卧室听见的大门的打开又自己关上的声音,明明上一秒还是笑容,明明几个小时前他们还看着那峡湾的蓝色,然后是艾玛的感冒,六年来身体强到让她的青梅竹马失去性别意识的她居然因为冷水感冒,在人来人往的月台,雷改签了电车票,强行独断艾玛先回去休息,下午的一年一次的扎金索斯狂欢节行程的取消。然后是艾玛在电车上经雷亲测后发烧的迹象,然后是雷将午夜海滨烛光晚餐的取消,然后是艾玛有些不开心的抗议,然后是雷对艾玛尽力温柔而又不失严厉的教育,然后,然后呢?然后是艾玛莫名其妙的委屈,然后是无数次对雷快说尽了的劝阻和雷坚决的驳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冒,或者是因为月台的人潮声太吵,还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她的情绪一时失去了控制,艾玛记得自己把那块一切矛盾触发点的白石头当着雷的面扔进了一旁即将开动的不知名火车车厢,雷愣了一下,旁边的列车戏剧性地发动了,列车们猛地关上,然后如同时间飞逝一样箭一般射出轨道,那块承载着传说的白石头就这样一去不复返。



  怎么可能会回到原来的地方。艾玛想


   然后包着眼泪向月台出口处走去。雷跟了上去,在她旁边并肩走着,好似她随时昏倒也会一步把她扶住的样子,这样的感觉让艾玛有些恼火。


   全程,他们都没有说一句话


   莫名其妙的发脾气,也是第一次。


   真搞笑啊,这么多年,怎么还像个小姑娘一样,艾玛打了个喷嚏,她的头依然有些烫,但是自从她睡下,她听见一个略带急促的关门声后,雷就失去了踪影。


   雷,你去了哪,雷。


   本以为很快就会回来,桌旁雷放的粥还没有凉掉,艾玛却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安。


   不安,很不安。她睡不着。


   三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四十分钟。


   她穿着睡衣从床上坐起来,拿起手机。


   电话中传来的机械女声一板一眼地告诉她: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艾玛心猛地一收缩,这还真的是第一次。雷一贯心思紧密。十年,无论是前一个月终于确定关系还是十年还是个孩子时,雷就对通讯设备保管地格外清晰,更何况再怎么别扭他们从来都不会对彼此用幼稚的理由进行长时间忽视。


   艾玛再次拨通电话,她知道。雷把手机带了出去,只要他听到铃声,一定会接。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


   “对不起,…”


   “对不起,您所…”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三个小时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听,请稍后再…”

        

   艾玛坐不住了,抓了一件挂在椅子上的衣服穿上就走,连鞋都没换。

        

   那是她今晚本应和雷共进晚餐特意准备已久的礼服,等她出门时她还没发现出现在街头有些唐突。

        

   雷,在哪?

        

   发了烧的头有些眩晕,可是夜晚的冷风吹向艾玛时,她感觉到了一霎时的清醒,她去了周围的所有街角,她去了月台,去了无数个站台,甚至还抵达了今晚预定的餐厅,可是雷都不在,没有,没有就是没有。艾玛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意义,她的头有些发痛,下一秒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愚蠢,在偌大的一座不熟悉的雅典城去寻找一个消失了四个小时的人,你自己算算概率吧,艾玛,恍惚中她听见雷的声音,概率是不是比哥伦布和美洲失之交臂还小?你精神几岁啊,艾玛

        

        

   依然是凌晨,一天的经历像是一场荒诞电影,从一种极致的快乐滑向另一端,好玩吗?艾玛咳嗽着,在雨中等待。

        

   她虽然不知道等待的意义,但她像个固执的小姑娘一样等待着,实在不行,明天过了12个小时她就报警,艾玛心向,她还需要联系大使馆,还需要准备证件,雅典的治安并不好,她首先要确定雷的安………

   “艾玛?”

        

   艾玛以为自己在雨中出现了幻听。长达5个小时的寻找和等待。

        

   “艾玛!你在这做什么”她听见雷的声音,转身,她首先入眼的,是他那绿色的眼睛,电车从身后飞驰而过,明晃晃的灯光照耀在雷黑暗中的绿眼中,像是夜晚的妖媚而又神秘的萤火虫。


   “啊…啊…”眼泪和雨水,混合在一起,在脸上分不清,是模棱两可的液体


        伞从手上滑落,她重重地揪住雷的胸前的衬衫,还没等雷反应过来就将他拥入怀中,因为身高,雷被突兀地一拉,被迫弯下腰来抱住她。

        

   “喂,艾玛!你疯了你还在发烧…”

        

   然后艾玛用力扯过雷的领子,用力吻住了雷。唇齿交缠,艾玛的唇柔软温热,这个吻还很青涩,没有任何技巧,更没有任何哄骗性的温柔,狠狠的,纯目的性的,这是艾玛对自己内心的保证,还有纯粹的情感的发泄,对雷存在的确认。


        唇齿交缠,在雨中,艾玛的手抚过雷的衣服布料,却发现他的衬衫早已湿透,雨水从他浸湿的黑发流下,落在脸颊上,顺着曲线从下颚滴落,雨水的冰冷不断地侵蚀在他们身上,而掌心和唇齿间,是不变的火热和跳动的心跳。


      “哈啊…….哈啊……”他们同时喘息,艾玛的湿法贴在光洁微红的脸颊上,然后被雷将其撩到而后


      “艾玛?”雷在调整这呼吸中问,他把她拉进一个未收起的咖啡厅雨棚下,艾玛看着他的脸,棱角分明的俊脸显出一种苍白的疲惫。  



        “你这个混蛋,你去哪了!”艾玛的声音哑到,她觉得自己又在主动和他争吵 




          “我找了四五个小时!你这混蛋,我还以为,我还以为……”  




        “彼此彼此吧,发着烧不在床上好好待着凌晨一个人冒大雨在雅典市中心乱晃,我看你才比我更罪加一等” 




        雷侧身帮艾玛挡着从北面吹来的夜风。深吸一口气收起了刚刚衍生出的愠怒的情绪, 



        “我是去找它了”雷说着,变魔术一样从手中拿出一团洁白的雪。

  


          艾玛碧绿的瞳孔一怔收缩,她捂住了嘴,好像有些无法相信,看它的眼神像是在确定这奇妙的事物和拿它的主人是不是真的存在在这个荒诞世界上一样,

  



 

         扎金索斯的白石头。




         “回家的时候,我用邮件联系了雅典的动车局热线,用那辆倒霉的电车号查到了载着这个石头的火车的目的地以及到达时间,发现这辆火车居然威尼斯但是中途会有多处停站,而另外最后一班开往欧洲内陆的高速动车只剩下不到20分钟就要出发了,如果我用那辆高速动车和威尼斯终点站那辆扣一个时间差说不定能赶上列车停靠时间,所以我直接出门了,你要休息很久没有给你留言,抱歉” 


 艾玛愣愣的,可是又很快反应了过来  



“不可能,明明那么多站台的时间停留时间而且两火车停站时间这么短,你很难抓住中间的交融点” 



 “艾玛,谢天谢地球上的高速火车一般不会出现延误,没有出现重大型灾难突发事件,一点简单的列举还有一定的推断,再加上耐心和一丁点运气。我在塞尔维亚站用4分钟穿越了两个站台然后请求列车乘客帮我带下了你扔在座位上的石头”  



 “那你电话还不接!”艾玛的语气带着一点哭腔,用手打在雷的肩膀上



雷沉默了几十秒  



        “我不小心把外套连手机和钱包扔塞尔维亚了” 



         “哈?” 



         雷慢慢地开口 




         “当时太急了,把外套扔在塞尔维亚中转站的长椅上了” 



        心思紧密,一丝不苟的雷会把手机钱包和外套全部忘在一个陌生的月台长椅上? 



        “哈哈哈,你是笨蛋吧!”艾玛红着鼻子笑道 

        “明明记住了列车号还有车厢编号,你就该打个电话给列车服务中心请列车员说诶帮忙看一下座位然后让他们把石头找回来啊,你自己冒雨去什么啊,坐五个小时的车还不说,你就不能打个电话然后乖乖在家吗,你这笨蛋中的笨蛋!”


        雷愣了三秒,被艾玛嘲笑智商,好像还是第一次 



         “喂你也好不了多少吧,你说你在外面站了四个小时,发着烧,现在还穿着酒店的拖鞋!” 



        雷说,然后他们同时向下艾玛的脚看去。

 

        然后他们同时笑起来,笑出了眼泪 



         雨已经变小了,凌晨的雅典夜晚仍然灯火不灭,雷背着裸露着双腿的艾玛向酒店的方向走去。  



        “雷“艾玛迷迷糊糊地说,像是喝醉了一样,原来发烧和喝醉效果出奇的相似,雷应了一声  



        “你在……想什么?”



        艾玛侧过头凑在雷的耳边说道,雷感觉耳朵有点痒,他用别过头来掩饰自己脸部的微红。他又想起了那个吻,发生在不到三十分钟前,艾玛踮起脚吻他,柔软的唇,纤细的腰肢,身上的香气。 



         “我在想和一个发烧的人挨这么近会不会被传染” 雷无奈地开口 




        “不会”艾玛突然严肃又肯定地说



         “嗯?” 



         “因为书上说,笨蛋是不会感冒的” 





        “哈,真记仇啊,艾玛” 



        雷把艾玛抱紧了一点,挑了挑眉笑了一下 



        “雷,我在想你的手机和钱包还有外套怎么办”艾玛咯咯地笑,把头埋在雷的颈窝。 


        “还是不打电话,直接坐几个小时的列车去拿吗?雷”她笑道


        “你想的话当然也可以”雷说,他打开了别墅酒店的大门,把艾玛放进去, 



         “愿意明天就出发,与我同行一场荒诞的塞尔维亚之旅吗,我亲爱的姑娘?”


         雷握住艾玛的手,把脸颊贴在她微烫的手心上,目光认真地看着她。



        艾玛转了个身,眼睛弯弯如同月牙 




        “好啊”她说,然后她吻他的唇,电影到这里就结束了。


  

《潘多拉》雷艾

偏抑郁向,加了一点自己喜欢的元素

本来结局设定是雷永远无法想起艾玛,否定一切后精神隔离状态。但没下得去手。

昨天凌晨蹬被子起来写完

ll总算找到了失去的手感。希望你们喜欢



《新生》岛雷艾,尽兴打的,结尾有车。

半认真半发泄,祝食用愉快

《心跳加速的一刻》 ❤️突然的脑洞,我就是想看雷脸红

黑化艾玛预警!!艾玛变成了Mama,雷被监禁预警,突然的脑洞,玻璃心勿戳!!!!

一篇雷艾! 还债~点的公主骑士梗,肝了8500字(还没完…)青梅竹马设定,私设的维多利亚时代,还有下半部分,本来有车但是还是放在下半部分吧!越写越顺手的文,三人组的雷艾好磕!文by Sept

一小时多肝玩了一篇诺艾玛文…还开了车(哈?)❤️❤️❤️wwwwww

一个半年弃笔的高三党因为梦幻岛重新提笔了!

这篇是没改过的渣渣,

虽然写的诺艾但其实是三人组随意排列组合的杂(bian)食(tai)hhhhhhh

有时候也偏萌雷艾???

诶不管了三人组给我去结婚吧!!!